手機版 | 登陸 | 注冊 | 留言 | 設首頁 | 加收藏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網站源碼 > 娛樂影音 > 文章 當前位置: 娛樂影音 > 文章

《攀登者》在線免費觀看電影【高清1080p中英雙字】完整網盤下載分享 

時間:2019-10-23    點擊: 次    來源:網絡投稿    作者:網絡投稿 - 小 + 大


==================================

↓↓↓↓↓↓↓↓↓↓↓↓↓資源已經轉移↓↓↓↓↓↓↓↓↓↓↓


關注微信公眾號:【淘喵電影】


關注后進入影院搜:《片名》,即可獲取百度云高清資源[[[[[[+]]]]]]在線觀看


親測有效,趕緊關注吧~


關注《淘喵電影》,從此追劇不是夢~

==================================

由吳京、章子怡、張譯、井柏然、胡歌等主演的電影《攀登者》,今日宣布電影所有版本密鑰延期,將延長上映一個月至11月30日。該片于9月30日國慶檔上映,目前累計票房已經邁過10億大關。不過比起同檔期《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票房已突破27億,《攀登者》的票房成績還是略遜一籌。

電影《攀登者》講述了中國登山隊向珠峰發起沖刺,挑戰世界之巔的燃情故事。影片以1960、1975年中國人兩次從珠峰北坡登頂的真實歷史事件為背景改編而成。電影還真實呈現了登山隊從北坡攀登珠峰過程中所遇到的一系列地域地貌,包括前進營地、北坳大冰壁、大風口等,重現了登珠峰期間的種種驚險過程。

編輯:隱飲

《攀登者》票房破10億

《攀登者》票房破10億

《攀登者》吳京海報

《攀登者》海報

在國慶七十周年的系列報道中,央視新聞對著名的極限戶外運動員張京進行了專訪。以張京在體育運動事業中的從業經歷和成長歷程為切入點,反映新中國70年來尤其是近年來在戶外用品、體育運動以及體育賽事取得飛躍的發展。對比物質匱乏的年代,現如今的青年人已經有了“品質生活”飛躍的改變。

  張京是一名專業的運動員,也是一名當紅的運動網絡大v,自體校時期就已經開始接受專業的運動訓練,尤其是在健身、田徑、拳擊、跨欄等項目中取得了不俗的成就。憑著對體育事業的熱愛,張京在業余時間不斷地學習極限運動和戶外探險運動,并且在世界各地舉辦的戶外、潛水、運動等運動賽事中取得了不俗的成績。記者在他的家中看到,墻壁上、柜子里收集著各式各樣專業的體育器材,涵蓋了登山、攀巖、滑翔到潛水項目,各類專業運動拍攝器材也一應俱全。

  張京從2011年創建了自己的體育自媒體,以視頻和文字的形式,向體育和戶外愛好者分享他的運動故事,講解運動方法和技巧,吸引了許多運動愛好者的關注,如今已經擁有近千萬粉絲。2019年成為北京市全民健康宣傳推廣大使,他的影響力正在通過網絡輻射到全國,成為年輕人眼中體育運動的意見領袖和先鋒人物。

  之后,張京成立了專業的體育文化和體育傳媒公司,發起了如“人生夢想挑戰計劃”等活動,通過專業的組織和科學的方法,引導更多愛好體育運動的人們勇敢地向高空和深海發起挑戰,再結合拍攝,將每個人的挑戰過程記錄下來,成為他們人生中寶貴的財富。

  張京自小就有了一個偉大夢想,那就是完成“7[+]2”極限探險挑戰:攀登七大洲最高峰,徒步到達南北兩極點。其中,攀登8844.43米高度的珠穆朗瑪峰是張京一直想要挑戰的目標。他一直保持著高強度的科學訓練,不斷提高自己的技術能力,為實現這個偉大的目標積極準備。

  電影《攀登者》熱播,喚醒了諸多同張京一樣有登頂珠峰夢想的人。影片中,早期的中國登山隊在條件極其艱苦的情況下,克服重重困難,先后兩次登頂珠穆郎瑪峰的偉大壯舉,也讓很普通觀眾了解了登山、攀巖這項較為冷門,但意義非凡的運動項目。

  “看完電影,我激動不已。”張京說,除了被老一輩運動甘于奉獻的精神所感動,更多的是為影片所宣揚的愛國情懷所鼓舞,“激發了我的雄心,喚醒了我的夢想。我一定要盡快為攀登珠峰做準備,一生一定要登一次珠峰,我們都追夢人,夢想一定要實現!”

  自從中國登山隊在1960年和1975兩次登頂珠峰,便標志著新中國登山運動的崛起。歷經七十年,中國的各項體育運動得到了廣泛的發展,越來越多的人接觸到體育運動。全民健身的時代已經到來,運動作為新的生活方式,正在逐漸地滲透到每個人的生活習慣之中。中國一直非常注重體育事業的發展和體育人才的培養。2019年9月2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體育強國建設綱要》,《綱要》提出,到2035年,參加體育鍛煉人數達到45[%]以上,人均體育場地面積達到2.5平方米,《國民體質測定標準》合格率超過92[%]。

  這已經不是我國第一次通過政策性引導來促進體育事業的發展,從“全民健身”到《建設綱要》,足以看出國家對體育事業的關注與投入。體育運動不僅可以強身健體,還可以為國家體育事業的發展提供更多人才,這也是當代中國人不斷投身到體育鍛煉中來的原因。張京覺得,這也是他作為“全民健身宣傳推廣大使”的責任。

阿來說,“我寫《攀登者》就是寫精神、寫中國人為什么一定要去攀登珠峰。我是寫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登山,那是我們自古以來首次用科學的方式對待我們的山川河流。那是在國家極其困難的時候,很多人飯都吃不飽,在那樣一個情形下,攀登珠峰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人的意志、國家的意志讓這種不可能變為可能,最后彰顯了英雄主義精神。”

嘉賓

阿來,1959年生于四川省馬爾康,當代一線作家。1982年開始詩歌創作,20世紀80年代中后期轉向小說創作。2000年,第一部長篇小說《塵埃落定》獲第5屆茅盾文學獎,為該獎項有史以來最年輕得獎者及首位得獎藏族作家。2009年當選四川省作協主席,兼任中國作協第八屆全國委員會主席團委員。2018年《蘑菇圈》獲第七屆魯迅文學獎中篇小說獎,成為四川文學史上首位獲得茅獎、魯獎的雙冠王。主要作品有詩集《梭磨河》,小說集《舊年的血跡》《月光下的銀匠》,散文《大地的階梯》《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小說《塵埃落定》《空山》《格薩爾王》《云中記》等。

對話

地球之巔的誘惑

記者:與很多一線作家不同,你多年來一直在關注、研究中國西部,尤其是橫斷山脈的人與事,這也構成了你獨特的視角。

阿來:我們的寫作不能是“急時抱佛腳”的寫作,就是那種為了寫某個題材才去匆忙閱讀相關資料。閱讀是一個作家長期的儲藏。涉及中國西部,尤其是近代以來西方人對中國西部的考察與探險,比如斯坦因、約瑟夫·洛克、亨利·威爾遜、大衛·妮爾、斯文·赫定等,他們的考察記我全部讀過。你會發現,“他者”的眼光的確不凡:我們的大熊貓也是西方人科學發現并命名的,還有珙桐、帝王百合、高原綠絨蒿以及多種高原杜鵑的發現以及命名過程。2014年冬我準備寫作一部涉及西方探險家進入橫斷山脈的小說,目光就聚焦于青藏高原的雪山深處……

記者:對于喜馬拉雅山珠峰的考量,一直就是西方探險者熱衷的。

阿來:對啊。比如約瑟夫·洛克,在采集動植物標本之余就一直渴望確定何處是地球的海拔最高點。他聽說青海的阿尼瑪卿山極可能是最高處,就前往探測,測出其海拔有8000多米,超過珠峰。后來又聽說最高處是四川的木雅—貢嘎山,再次前往,測出的高度超過了9000米。我覺得洛克在測量上過于隨意。其后又有兩名美國人估測也超過9000米,認為它是世界第一高峰。造成這些錯誤,很可能是因為比起無路可攀的珠峰來,人們很容易近距離觀察阿尼瑪卿山和木雅—貢嘎山。

記者:1957年11月,一封來自蘇聯的信件寄到了中共中央,信的落款是蘇聯部長會議體育運動委員會登山協會主席團,簽名是蘇聯的12名知名登山運動員。來信寫道:“我們認為我們有責任向你們提出要求,要求允許組織蘇中聯合登山隊,以求在1959年3月到6月登上埃佛勒斯峰,并以此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十周年紀念的獻禮。”

阿來:埃佛勒斯峰是英國人自19世紀中葉起對珠穆朗瑪峰的稱呼,但在1721年出版的《皇輿全覽圖》中,中國人已將這座山峰命名為“珠穆朗瑪峰”。因此中方后來回信時用了“珠穆朗瑪峰”,之后蘇方也用了珠穆朗瑪峰的稱謂。

記者:這些歷史反襯出1960年中國組織的首次成功攀登珠峰,意義超過了體育界。

阿來:那時國家經濟很困難,全國總工會組織這樣的登山,第一是國家對于地球最高點的主權宣示與科考,意義重大。第二,中國人第一次才知道了登山的深遠意義。由此,也可以發現流行于西方的探險,終于在中國得到了首次正視。

這樣的攀登者的故事是真實發生過的。1960年和1975年的兩次登頂都是國家行為,跟今天的戶外運動完全不同。那時中國人還沒有登山的經驗,氣象、地質條件在登山者面前是一片空白。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它更像一次探險。古往今來,探險的題材都是彰顯英雄主義和愛國主義的。今天,有不少人卻不敢相信、不愿相信英雄主義了。在傳統“中庸”保守的文化基因里,注入一些英雄主義與浪漫主義,意義很大。我寫這個作品,就是在生活中尋找這樣的情懷……

尋找英雄主義的覘標

記者:在攀登珠峰的艱巨過程中,很多人犧牲了,只有極少數人才成為英雄。

阿來:兩次登頂,犧牲在山上的不光有登山隊員,還有很多科學家。比如一名北大的年輕教授在7000多米處勘探時犧牲了。因為說珠峰崛起于海洋,這需要科學證據……即便是成功登頂的人,也留下了永久的身體創傷。但他們沒有后悔。記得我采訪王富洲,那時他在醫院,但再也沒有走出病房。我上去握住他的手,手卻是空的。我握劉連滿的手,缺得更多,也是空空蕩蕩。屈銀華的手是好的,可鞋一脫,半個腳掌都沒了。病床上的王富洲奄奄一息,但一說起登珠峰,醫生都說,王老的眼睛這幾天最亮。貢布說,“我住院的時候,有個護士老來看我。她是最漂亮的,我也是最帥的。后來她成了我的妻子……”

珠峰北坡海拔7400米到7500米處,有一條非常狹窄的通道。北坡盛行偏西風時,大氣正好從較寬處流向較狹窄的通道,風速變得更大,一般約為相同高度大氣風速兩倍以上。登山者解釋,珠峰的“狹管效應”,還有“風寒效應”,會使登山者的體感溫度大大降低,造成嚴重凍傷。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珠峰,如果你想向上的話。重要的不是登頂那一刻,而是攀登的過程。現代社會提供了很多麻醉品,讓大家逃離、躲避,忘記眼前,獲得暫時的解脫。但現實是無法被忘記的,它必須直面。特別是內心的事,要靠自己去克服,靠建立更健康更豐富的情感。

他們登頂珠峰,那就是英雄主義的覘標,也是一個國家的覘標。

一個不斷超越自我的過程

記者:你如何理解“攀登”的含義?

阿來:攀登有兩種含義:一是自然界的,另一個是超越自我。

關于自然界,我更愿意說是與大山對話,要了解它、深入它,我們可以直接用身體去感觸自然界的偉大。置身偉大的群山懷抱,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夠感受到自然的神性。

其次,攀登是一個不斷超越自我的過程。這個超越自我也有兩層內涵:第一層是戰勝身體的極限。人不適合在那樣高海拔的地方生存,連基本的氧氣都不能充足供應,加上極低的溫度,還有十幾級的暴風。第二層是意志。面臨任何一種生死存亡抉擇的時候,人可能會懦弱、會退縮,但還是有人會選擇突破自己的生理極限。其實人的成長就是這樣,一個人從平凡到不平凡,往往是因為其克服困難的能力比別人更強,意志更堅定。比如當年登頂成功的三個人,王富洲是剛剛從地質大學畢業的學生,屈銀華是一個伐木工人,貢布是一個普通的解放軍戰士。他們與今天熱愛戶外的人不一樣,他們之前對登山知識可以說是一無所知。之所以把他們聚集起來,是因為他們的身體比較強壯而已。他們都是平凡人,起點跟所有人都是一樣的。但當他們在攀登珠峰的過程中克服那么多困難,登上峰頂的時候,他們已經不平凡了。所以任何人都可能成為英雄,但在成為英雄之前,克服平凡的這個過程中,需要堅韌的意志。

攀登者永遠在路上

記者:你采訪過登山隊員潘多、桂桑等人,最難忘懷的是什么?

阿來:1975年的第二次登頂珠峰,桂桑與潘多到了8300米營地休整。桂桑脫掉厚重的靴子,燒上開水,帳篷外正風雪呼號。水開時,一位隊友恰好進來,涌進來的狂風掀翻了燒水壺,沸水潑灑在桂桑腳上。就是這么一件偶然的事情,改變了她的命運。受傷的桂桑不得不放棄繼續攀登,由此潘多成為世界上第一位從北坡登頂的女性。很多年后,我問已經成為職業登山家的桂桑:“這些年你不是都在登山嗎?登了那么多8000米以上的山,珠峰也不止上去過一次,為什么每次你還要哭?”

桂桑回答:“但不是第一次的那座珠峰了啊!”

這是多么刺骨的話。這是登山到一半的人,她一輩子的心思都沒有了……

但是,攀登者畢竟永在路上。

記者:這是最感人的場景。你親自去攀登過珠峰嗎?

阿來:我歷來喜歡遠足、登山,在四川登過海拔6000米的高山。2014年夏,我來到珠峰5200米的大本營,遙望珠峰,感覺并不遙遠。其實,這是視覺在欺騙自己。我一時興起,決定一試。每上80—100米,氣溫下降1℃。走兩到三步,必須停下喘氣。我用盡全身力氣,爬了七八個小時,終于在身邊見到不融化的冰雪了。一測海拔,5800米,也就是說才登高600米。這次親身體驗,大大加深了我對登山英雄的敬重。

所以,我把攀登理解成對未知世界的探索。山在那里,身體允許的情況下,我也想上去看看。漢唐中國人對外面的世界充滿向往,唐玄奘、張騫都曾去到未知世界。正是這些頻繁地對世界的探索,讓整個民族充滿浪漫的英雄主義情懷。

我們每一個人,應該都成為攀登者。

手記

2019年10月12日 成都

“李國梁終于接近多杰貢布了,他托著攝影機,拼命推到多杰貢布手邊。多杰貢布再伸手拉他時,他搖搖頭,口中溢出一股鮮血。在幾位隊友的呼喊聲中,李國梁打開連接在保護繩上的金屬環扣,穿著紅色羽絨服的身影,飛快下墜,凌空飛向了無底的深谷。

暴風雪再次襲來,珠峰峰頂消失。

無聲,一切無聲。只有狂風卷著暴雪撲在護目鏡上模糊了視線。

那些雪片,像鳥,像蝶……”

這是人民文學出版社10月推出的阿來新作《攀登者》的片段,可以從中發現阿來一向的深刻內在思考與文字的力度,沒有任何濫情。1960年5月25日,中國登山隊完成了人類歷史上首次從珠峰北坡登頂的壯舉,卻因沒有拍下照片而遭受質疑。王富洲、屈銀華、劉連滿、貢布從8700米沖刺頂峰時,劉連滿、王富洲與屈銀華召開黨小組會,決定貢布接替劉連滿,由王富洲、屈銀華和貢布登頂,而劉連滿甘當人梯,托舉3人上了峭壁。《攀登者》的原型,就是這4位英雄……十多年后的1975年,一支年輕的登山隊再次登頂,將五星紅旗插上珠穆朗瑪峰,令世界矚目。

12日下午采訪阿來時,他說:“最應該讓人銘記的,恰恰是像劉連滿這樣甘當人梯的英雄。”

“2019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我們想請‘上影’承擔一部國家重點影片。”來自國家電影局的一個電話,表達了《攀登者》最早的創作由頭。在他們心目中,阿來成了劇本創作的最佳人選。很快,阿來提供了一個1萬多字的提綱,梳理出了主要人物和故事情節走向。《攀登者》創下了世界電影史上,海拔最高的關機儀式的紀錄。《攀登者》最大的意義,是通過一部影片將文學、電影的力量匯聚到了一起,填補了國產電影在登山、探險題材上的類型空白。

對這部五萬多字、一共分為79個小節的《攀登者》,阿來坦言:“我一般不會輕易接手一個寫作任務。但涉及這樣的重大題材和登頂珠穆朗瑪峰,何況我多年來就一直關注橫斷山脈的人與事,十分熟悉這些登山英雄,所以我寫得很順手。2018年10月20日晚10點在青藏高原稻城縣的仙乃日、央邁勇、夏洛多杰三座神山下動筆,2018年11月2日早晨6點于阿爾及爾完稿。我每天一早開始寫作,利用了一切能夠利用的時間。”

電影通常是90[-]120分鐘,大概70[-]120個場景。一個場景,人說幾句話,做幾個動作,幾分鐘就過去了,所以在創作劇本的時候要預估時間;而小說創作顯然更自由。

阿來認為,電影和文學是兩種不同的表達方式,不能完全放在一起比較。尤其是分鏡頭劇本,往往對原作改動極大,這似乎也是合理的。但創作者最大的樂趣在于過程,“我非常認真地完成,結果就不管了,不論收獲的是鮮花還是荊棘,都跟我沒有太大關系。而且,我完成一部作品后,都不會重讀,因為它對我已經屬于過去,它已經是讀者、觀眾的了……”

此前阿來曾擔任《西藏天空》的電影編劇,但像《塵埃落定》等,一般是小說出版后再被改編為電影或戲劇的。《攀登者》很特殊,這是阿來首部完成的電影文學劇本。問阿來:今后還會涉獵這方面的題材或繼續創作影視劇本嗎?阿來說:“我關注很多歷史或現實的東西,但只有極少數才能變成我的寫作。我也不太喜歡把一個作品定義成某種方向的轉型。作家的要義,最終是要呈現好的作品。”


上一篇:《我和我的祖國》在線免費觀看電影【高清1080p中英雙字】完整網盤下載分享 

下一篇:沒有了

鄂ICP備15019688號-3  |   QQ:00000  |  官方交流群:00000  |  

聲明:本站所有文章均采集于互聯網,本身不存在這些資源,如侵犯了你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多謝支持!

快乐10分破解如何计算